贵州印江高石坎护林队:半辈子,以林场为家

218核心提示:在化隆回族自治县雄先藏族乡有这样一户人家:祖孙三代坚守护林近一个世纪。护林工作辛苦、危险、顾不上家、单调、谈不上报酬是什在化隆回族自治县雄先藏族乡有这样一户人家:祖孙三代坚守护林近一个世纪。护林工作辛苦、危险、顾不上家、单调、谈不上报酬是什么样的意志让一家三代人坚守这么长时间?祖父旦正:一生守护绿色为子孙立榜样尕仍今年58岁。护林31年,尕仍把林场当作自己的家。尕仍说,走进雄先林场就像走进自己的家一样。漫步林间,空气清新,环境优美,心情格外舒畅。尕仍依稀记得,自懂事起,经常跟着父亲进山护林。从他家到林场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。一大早,父亲背着干粮和水壶,牵着他的手进山了。林场山高路陡,巡山需要一天的时间。要是天黑回不了家,就和父亲住在林场的简陋小屋里。晚上,父亲盘腿坐在床上,教我巡山护林的基本常识。尕仍说。雄先林场始建于1958年,总面积为7500公顷。自1958年林场成立起,尕仍的父亲旦正成为雄先林场的一名护林员。尕仍说,他的父亲从25岁担任护林员,到78岁过世,用一生的时间守护着林场。守山护林一辈子,一生只出过一趟远门。那是1997年,66岁的旦正作为化隆县唯一的护林员,前往北京参加全国优秀护林员表彰大会。父亲从北京回来给我和几个兄弟说,这是他一生的荣耀。这份荣誉是党和政府对他这么多年努力工作的肯定。尕仍说,从北京回来后,父亲更加坚定信心,并鼓励他将护林工作干到底。父亲对林场有特殊的感情,这里有他种的树,有他看着长大的树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父亲的工资只有30元,他却没有怨言和后悔。父亲经常提醒我们,有些东西不能用钱衡量。尕仍说。老护林员旦正去世八年了。如今,雄先林场仍保留着他曾工作过的痕迹。走进雄先林场深处,有一座简陋的小屋。小屋外墙粉刷一新,里面依旧是原先的布置。这座小屋曾是尕仍父亲的落脚处,如今成了尕仍和儿子尖措的宿舍。那时候没有保暖措施,屋里很冷。尤其到了冬天护林的关键时期,我和父亲夜里住在小屋里,日夜守护着林场的安全。尕仍说,那时他想不通父亲为何选择这份苦差。即便如此,父亲依旧在护林岗位上坚守了53年。记得父亲有次回家跟我谈了心,让我加入到护林员的队伍里。得知父亲的想法后,我明确表示反对。此后,父亲给我讲道理,我的心就慢慢融化了。尕仍说,自己从小在林场管护站长大,陪着父亲在简陋小屋的那张土炕上睡了近二十个年头,无数日夜的守候,换来的是对这片山林和父亲最真实的不舍。现在看来,父亲执意让他做护林员,主要是对他的信任。父亲尕仍:将一生献给大山无怨无悔25岁时,尕仍选择留在父亲身边,留在大山里做了一名守护林场的卫士。那时,尕仍一个月的工资仅有45元,直到2000年才提到每月300元,2012年至今,尕仍的工资每月涨到1400元。在这个岗位上,他毅然坚守了31年。尕仍的选择,曾遭到妻子的强烈反对。尕仍有空回到家里,妻子经常发牢骚。有次妻子到林场看到尕仍的工作环境后改变了态度,从反对渐渐转为默默支持。那天我巡山回到林场的小屋时,妻子一直在门口等着我。当她看到我疲惫的身影和锅里冰凉的饭后低头无语。过了一会儿,她轻声对我说往后要照顾好自己,家里的事有我担着。妻子的理解和支持,激发了尕仍更积极工作的热情。此后,尕仍把家务活留给妻子,自己一心扑在林场。在林场,尕仍平时住在父亲留在山脚下的小屋里,小屋起初只有一间。如今,小屋作为雄先林场管护站,政府帮忙加盖了两间。对尕仍来说,一年中最忙的是除夕晚上。每年这个时候,附近的村民都会到林场的山上举行祭祀活动,稍有不慎会引发火灾。尕仍会在太阳下山前到达活动地点,清理周围容易引发火灾的树叶树枝等杂物。活动要到午夜才结束,等祭祀的人下山后,他和其他护林员一起清理现场,等彻底灭掉火苗后才下山。等他下山到家时,就到次日上午了。自当上雄先林场的护林员后,尕仍从未与家人过一次团圆年。尕仍守护林场大半辈子,对家人的愧疚太多。几年前,他的大女儿得重病住进省城的医院。在医院陪伴女儿的日子里,尕仍心里想着林场,过了几天就把女儿扔给妻子,自己回到林场。二女儿考到果洛甘德去工作时,尕仍又放心不下林场的工作,让女儿自己背着行李去甘德。二女儿对父亲有怨言,他对女儿说:林场更需要我。巡山除了防火,还要预防非法盗猎分子捕猎野生动物。2009年7月的一天,尕仍在巡山时,发现山路上有非法盗猎分子为了猎捕野生麝而设下的铁丝机关扣,对此,尕仍第一反应就是要在这里蹲守几天,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。于是,连续一周,尕仍与儿子及另外两名护林员每天守在附近,终于在第8天将4名不法分子擒获,押送到派出所,最终不法分子分别被判刑。过了一段时间,在林场一片草地上,尕仍发现一名男子手中有类似羊粪的东西,并不时把手靠近鼻子闻。他觉得男子行为可疑,经了解得知这名男子通过粪便在寻找野生麝。他当即让男子离开林场,遭到男子的反对。他迅速下山找到森林民警,把男子带下山。孙子尖措:沿着父辈足迹继续前行旦正、尕仍的精神激励着他们的下一代。尕仍4个孩子中唯一的男孩尖措继承了祖父、父亲的事业,毫不犹豫地成了新一代的护林员。尖措说,他的父亲牢记爷爷的嘱托,在林场一干就是31年。到现在一直坚持这份工作,成了雄先林场护林员当中的骨干。尖措是80后,也上过学。他选择这份工作并没有考虑薪酬,他是受祖父、父亲的影响。在他看来,守护林场是一份无上光荣的事业。尖措自小也跟着父亲去巡山,练就了一副好身板。去年,到林场搭电线的老板看上了尖措,答应每天给他开300元的工资,尖措却没有动心。尖措说,现在父亲老了,他在身边,父亲能安心管护林场雄先林场目前共有6个管护站,尖措被安排在他父亲负责的管护站。清晨6时,他陪着父亲一起到管护站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通常情况下,尖措每天至少要巡护方圆30公里的区域。雄先林场场长郭海宏说,相比同龄人,尖措有担当,为人老实,干工作从不拖后腿,总是在别人之前把工作干完。一家三代都当护林员,村里人难免眼光异样。尖措却不当一回事,他始终牢记父亲的嘱托。我要坚守这个岗位,将来等父亲干不动了,我要挑起管护林场的重任。上个月召开的省第十三次党代会,让尖措更坚定了信心:省委书记说,绿水青山要从国土绿化抓起。我懂的不是很多,但我相信,只要一代一代干,青海大地肯定绿意盎然。

贵州印江高石坎护林队:半辈子,以林场为家

来源:西海都市报

高石坎护林队护林员田儒强在林场查看树木。新华社记者 汪军 摄

68岁的田儒强下午巡山护林归来,要坐在林场小屋门口歇上半小时,才开始准备一天的晚饭。

澳门新蒲京赌场2778,“不像年轻的时候,跑几十公里都不累。”半辈子守着高石坎林场的老田,感叹时光飞逝。

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木黄镇境内的高石坎林场,山林面积有12000多亩。有一支护林队,数十年如一日在这里坚守

1970年,19岁的田儒强被招录到林场开荒种树。他记得,当时一共来了28人。如今,这里只剩4人,其中最年长的就是老田。

高石坎护林队护林员吴正春整理平时巡山护林穿的鞋子。新华社记者 汪军 摄

“以林场为家,今后也永远在这里!”林场场长吴正春说。

在这里巡山护林,他已经干了43年。30多年前,儿子在高石坎林场降生,吴正春便为他取名吴高林。

吴正春的弟弟吴正文,四个孩子都在林场出生。逢年过节,他们一家人都会在林场团聚。

今年62岁的护林员方灯明感慨道:我从小就喜欢栽树,父亲埋葬在这座山上,我永远不会离开,离开了肯定会流泪。

高石坎护林队护林员方灯明在林场小屋的院子里晾晒食物。新华社记者 汪军 摄

巡山护林,责任重大,12000多亩的面积,他们4个人既要防止乱砍滥伐,又要防止森林火灾。“过去偷盗树木的人很多,有的是晚上悄悄进山,所以必须要两人一组轮流巡山。”田儒强说。有一次,他和偷树的人打斗起来,左手大拇指被压反转180度。

伤疤,是高石坎护林队献身林场事业的印证。

今年6月,正是雨水季节,吴正文在巡山时,因为道路湿滑摔倒,从一个陡坡摔下去,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。

1991年初夏的时候,吴正春因为猛追偷盗木材的不法分子,在巡山途中重重摔了一跤,右膝盖被石头顶破,当场直冒鲜血,“那一瞬间,想着只能爬回家了,到了晚上家里发现我还没回来,就找到山里,才把我背了回来。”吴正春说。

如今,偷盗的情况几乎没有,护林队的重点工作是森林防火。一个月,他们每人至少巡山25天,还要用手机拍摄图片,上报林业部门。

高石坎护林队的护林员进山巡护。新华社记者 汪军 摄

高石坎护林队的4人中,只有吴家两兄弟每个月有工资,每人每月800元,而田儒强和方灯明,一直以来都是义务护林。田儒强和他的妻子享受低保政策,方灯明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享受相应的扶持政策。

高石坎护林队的事迹在社会上广为人知以后,一些社会人士贡献力量,改善了他们的居住生活条件。2018年,有爱心人士出资为他们新建了厨房,还将林场小屋的院子硬化美化。

田儒强、方灯明、吴正春、吴正文,还有今年4月去世的绿化奖章获得者、90岁高龄的罗运仙……他们默默奉献,不求回报。

木黄镇凤仪村党支部书记吴廷新说,这片林子是护林队一生的心血,更是当地的宝藏,护林精神必定会教育传承给子孙后代。

对于未来,他们依旧坚定,就像田儒强说的那样:继续守着,直到动不了。